首页> 媒体中心> 华交会新闻

【观察】当务之急是减少损失!我国中小外贸企业这样干

(ecf.org.cn)        更新: 2020-03-20

复工复产进行时,我国中小外贸企业有哪些可供借鉴的经验和做法?又有哪些困境亟待解决?来听听相关企业负责人的亲身体会,以及律师给出的建议,或许你会有所收获。

整个产业链都出了问题

对于疫情对外贸进出口的影响,从上海综合保税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的现状就可见一斑。

上海综合保税区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济师陈彦青表示,目前片区内的物流公司复工率已达80%至90%,面临的主要问题也是物流问题。从出口来看,海运集装箱航线减少,导致货物难以运出去,反之亦然。为了节约人工成本,公司积极与员工商量,比如灵活安排年假,对于绩效工资和基本工资并行的员工,考虑在保证基本工资发放基础上对绩效工资进行分级。

上海百思凯公司创始人兼总裁郭相阳表示,企业当下遇到的是产业链问题,而不是某一个环节所遇到的问题。“首先从心态上,我们积极利用国家出台的优惠政策。其次,借鉴律师经验,在签订合同时拟好不可抗力条款。再次,与供应商确定好货物,与下游客户做好提前沟通,争取达成理解,减少损失。最后,利用好线上展会平台,与国内外客户继续合作。”

面对复工复产过程中的物流问题、用工问题、原材料问题等,很多外贸企业的当务之急是尽量减少损失。

对此,北京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江家喜建议,企业应先做内部盘查,梳理已经签署和打算签署的国际贸易合同、准备举办的展会等,再观察相应的上下游供应链是否能保证供给、劳动力能否保证生产、估计合同的履行情况,然后引入律师团队,帮助解答合同是否能够利用不可抗力条款、适用哪国法律等专业问题。在事件发生后,企业还要及时通知对方企业受疫情影响出现的状况。

此外,疫情对世界范围的生产销售都产生了冲击,全球成为一条供应链。因此,企业在选择原材料供应商、工厂选址时要格外慎重,尽量分散选择,多元化规避风险。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俊禄认为,企业应该对涉外国际投资贸易合同、房屋租赁合同、上下游供货商合同等进行梳理,其中与不可抗力相关的,应与合同相对方进行商议,考虑是否可以延迟交货或不执行。如果双方分歧较大,可能要到仲裁委员会或法院进行裁决。“我们预测疫情过后,这种诉讼或仲裁会增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也把这次疫情定义成不可抗力,会影响法院和仲裁委员会对相关问题的判定。”

他还提醒,在劳动人事方面,目前政府出台了社会保险中的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免交,以及住房公积金缓交的相关规定,企业可利用此政策降低中小企业部分社保费用。这个文件有追溯作用,即便此前已经缴纳了部分费用,也可以按规定退回。

“在线化”成外贸新趋势

对于疫情后的外贸发展,郭相阳认为,当前疫情给企业带来的既有危险也有机遇,顽强坚持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此外,疫情发生前,不少国外企业对使用线上贸易平台存在疑惑,如今受疫情影响,线上展会逐渐开始被更多境外企业接纳。

陈彦青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提醒人们,经营模式和贸易方式的创新非常重要。此外,受到疫情影响,公众对于健康和医疗的重视程度迅速提升,相关需求正在释放。

对于模式创新,吴江市飘逸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娟颇有心得。她表示,面对疫情的影响,公司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从未来的长期发展来看对公司是有利的。据其介绍,飘逸纺织的一大秘诀就是“在线化”发展前置。

作为一个传统的纺织服装企业,飘逸纺织主要做研发和销售,疫情发生后,公司最开始担心国际上把中国定为疫区会影响中国的产品出口以及复工复产,但随着疫情在全球开始蔓延,又转为担心疫情不确定性会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影响,这些影响包括海外消费者或将发生变化。

周娟表示,中国的在线化近年来是全球发展最快的,2003年的非典推动了飘逸纺织在线化的发展,随着客户的采买方式发生变化,此次疫情将会让公司在线化进程缩短。

疫情发生之前,飘逸纺织一直在做两件事情,一件就是做产品服务的标准化,另一件事情就是做无边界产业合作联盟,把整个产业的上下游搭建起来,最终目的是希望让企业做到“在线化”。“因为在未来,产业链需要在线化,在线化原来对我们来说是个相对长期的战略,这次疫情其实是让我们这个长期战略往前置了。此次疫情之后,在线化和边界合作联盟会被当成关乎企业生死存亡的事情来看待。”周娟说。